从空中看海南

▲海南文昌的沙滩,从空中看像极了沙漠。摄影/谢墨

海南岛长什么样?

她,有着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沙漠的昌化江口,惊奇又惊艳;

占据她1/7陆域面积的热带雨林国家公园,堪称世界最大的生物诺亚方舟;

火山家族、千年古盐田、草原、椰林等极致自然风光,将她浓墨装点。

▼一组航拍,展示一个你并不了解的海南岛

▲海南北部火山熔岩地貌。摄影/谢墨

▲海南儋州峨蔓镇的小迪村古盐田, 摄影/谢墨

▲俯瞰三亚海棠湾海岸,鱼塘遍布。图/视觉中国

▲五指山牙胡梯田, 摄影/二中兄

在中国版图南端最广袤的南海,水滴状的海南岛,像一块翠色的琥珀,镶嵌在蓝色的汪洋之上。一如拥有丰富内含物的琥珀,海南岛也是一座奇观与激情并存的宝岛。

海南岛,也是一座逐梦宝岛,是无数人梦想开启的地方。一代人在这里沉淀,乐观地搏击风浪;一代人自这里启程,拥抱更加广阔的海洋。

▲海南三沙西沙群岛七连屿。图/视觉中国

薛定谔的琼州海峡

海南省,位于中国版图的最南端。作为全国唯一完全位于热带的省份,海南省的主岛海南岛,是中国第二大岛。

▲海南省的南沙群岛,界定了中国最南端的版图。制图/Paprika

在6000多万年以前,这片热情的岛屿,与今日广东省的陆地紧密相连。至于海南岛与陆地是如何分开的,则要看薛定谔的琼州海峡了。

而琼州海峡的形成,直到今天,仍是地质学家之间的一段“公案”。

有科学家认为,6000多年前的一场地壳运动,导致部分陆地下陷,形成了古琼州海峡。也因这场地壳运动,引得海南岛北部的火山爆发。随着火山喷发物地堆积,海南岛的面积随之扩大。

也有科学家认为,先是火山喷发,导致海南岛的地表塌陷,从而形成了琼州海峡。

▲火山遍布海南岛北部。制图/Paprika

无论是哪种观点,塑造今日海南岛的成因之一,都指向了火山。

今天的海口市,有一片面积达108平方公里的石山火山群。这个拥有40座火山的“火山大本营”,平均每2平方公里就有一座火山。根据地质学家考证,这片区域是我国新生代以来火山运动最强烈、最频繁、持续时间最长的地区之一。不过距离它的最后一次爆发,已经过去了1万余年。

▲儋州峨蔓镇龙门激浪景区的火山口。摄影/谢墨

在众多火山中,马鞍岭火山断层C位出道。

在这里,大火山带小火山,主火山带副火山,俨然是一个“完美的火山家族”。站在马鞍岭火山的最高点风炉岭,琼州海峡的全貌尽收眼底,若天气晴好,甚至还能看到对岸的雷州半岛。

▲海口石山火山群国家地质公园内,如同地球之眼的马鞍岭火山口。摄影/谢墨

若想聆听地球的故事,可以自马鞍岭火山口沿着步道下至深69米的火山口底部,翠绿而深邃的火山口,像是神秘的地球之眼,凝视许久,仿佛可以听到地球远古的回音。

在海南岛北部,火山运动的痕迹随处可见。如何与裸露的火山岩石和谐相处,是海南火山人的人生第一课。洋浦人给出的答案是,盐田。

▲洋浦千年古盐田。摄影/杜宜永、海南洋浦小丰

大小不一的岩石,被古代的洋浦人削去一半,而剩余的石头中间,则被凿成一个平滑的石槽。海水倒入石槽内,经过阳光的暴晒,便可提取盐分结晶。这项中国最早的日晒制盐技术,在洋浦已经沿袭了一千多年。

除了琼北遍布的火山地貌,中部南北走向的五指山、黎母山、霸王岭,又为海南岛送来了另一道景观——热带沙漠。

▲海南五指山。摄影/谢墨

迥异于海南岛东侧的热带海洋风情,海南岛西侧的空气,有种北方冬日的干燥。

来自海洋的东南季风,被高耸的五指山、黎母山阻挡,高温的山脉西侧,水分大量蒸发,在昌江黎族自治县境内,形成了一片面积不大的流动、半流动沙丘。

海南第二大河昌化江经此入海,从高空上看,呈现出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沙漠的奇观。

▲昌化江入海口处,海水、流动的沙丘与鱼塘并存。摄影/谢墨

/ /
/ /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