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自由又浪漫的地方,就是海南“

在这座宝岛上做梦的,都有谁?

海南岛是一座允许人做梦的岛屿。千百年来,无数人怀揣着“海南梦”而来。

最早一批进入海南岛的人类,是数千年前的黎族先民。他们乘船渡海而来,自海南岛北部海岸登陆,沿着各条河流上溯至岛内各地,慢慢摸索设计出船形房屋、牙胡梯田的生活样貌。

▲上图:海南东方市江边乡白查村传统黎族船形屋;下图:保亭县甘什岭织锦的黎族老妇。摄影/王寰

即便在不少人的心中,海南岛是理想的家园,然而一道琼州海峡的阻隔,却让她被古代中原当政者误解成“孤悬海外”的蛮荒之地。尤其是在唐宋时期,海南岛是众多流放地中,距离政治文化中心最远的贬谪之地。因而流放海南岛,成为当时惩罚最重的贬谪。

值得玩味的是,无论是一身英烈气的五公(唐朝宰相李德裕,宋朝宰相李纲、赵鼎,宋代大学士李光、胡铨),还是“我本儋耳氏,寄生西蜀州”的苏轼,被贬谪到海南岛的官员,多是当时的文化精英。

▲上图: 儋州东坡书院。摄影/海南洋浦小丰;下图:三亚崖城学宫,也叫崖城孔庙。摄影/何嵘

在海南岛,他们沉淀蛰伏,解锁新的人生任务。也正因他们的到来,长期处于“外化”的海南岛开始重视教育, 贬臣们“丹心未泯,誓九死而不移”的精神品格,注入了海南人的基因。

事实上,海南并非是人们印象中的“文化沙漠”,明朝时的海南岛曾被誉为“海外邹鲁”,书院兴盛,文人辈出,“天下望郡,亦罕有衣冠盛事如琼者。”

更为难得的是,自海南岛走出的进士举人们,如“备棺上疏”的海瑞,统统有着耿直清廉的印记。

▲崖州古城民国骑楼群。摄影/何嵘

作为一座“移民岛”,除了贬臣们的被动前往,还有一群底层百姓,为了寻求新的生机,主动奔赴海南岛。

对于生活在海边的人来讲,当生活难以为继的时候,面前辽阔的海洋就是希望。根据《论南洋事宜书》记载:“闽广人稠地稀,田园不足以耕,望海谋生者十居五六。”海南岛,就是福建人、广东人下南洋的第一站。

▲海口老街的民国骑楼。摄影/二中兄

作为海洋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,海南岛为闽广移民,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视野。当基础的温饱得以满足,南洋发家梦开始萌芽。于是他们又自海南岛启程,开启了新一轮的冒险。

乡愁,是中国人的永恒命题。 当下南洋的华侨功成名就之后,返乡祭祖建屋是头等大事。因而在海南,带有南洋风情的骑楼建筑及生活方式并不少见。

▲海口钟楼。摄影/ 王寰

经过几代人的海上漂泊,无数人的“海南梦”汇在一起,面目逐渐清晰。自1988年海南建省成为经济特区,到2020年6月1日公布的《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》,海南的逐梦之旅正在稳步通关。

“我听说过一个地方,她的名字叫自由;我听说过一个岛,她位于南方;我听说过的这个地方,离我的故乡好远好远……” 正如德国作家勃克所写,这个自由又浪漫的地方,就是海南。

但海南又远不止这幅面貌。蓬勃、辽阔、自由、梦想。海南什么模样,由她自己决定。

/ /
/ /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